[猿美\K\年龄限定]桑拿

========================================================

 

食用愉快*´∀`)´∀`)*´∀`)*´∀`)

================================================================================

 

 

 

因為草薙哥說要放鬆一下,所以讓尊哥帶著吠舞羅的大家一起來到了這家桑拿城,八田本來不想来的,但是尊哥也要来,於是他就熱血沸騰地跟來了。

<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八田把浴巾在腰間圍好,然後離開更衣室,去找吠舞羅的大家集合。

“美咲……為什麼會在這裡?!”

八田一聽見耳熟的聲音下意識的就踉蹌了一下,回頭一看果然是伏見。

“猴、猴子?!你才是,怎麼會在這裡?不是說公司有活動麼?”

伏見大步走過去,把只圍著一條浴巾的八田堵在牆上,

“被上司拉過來的。”

八田被堵的莫名其妙,嘴上卻不放過伏見。

“你們青組到底是幹什麼的啊!?”

“嘖,那美咲又是為什麼來到這裡的。”

“因為尊哥說要帶大家來放鬆一下!!尊哥最帥了!”

“嘖,又是尊哥……”

伏見低頭,給了八田一個深吻,堵住他的嘴。

八田伸手去推,推開了,擦了擦嘴巴瞪了一眼伏見,“混蛋!這裡是桑拿城啊!!!”

然後也不管伏見,氣呼呼的走掉了。

伏見煩躁的跟上去,心裡有了主意。

 

“我說美咲……”

伏見出聲,成功的讓八田停下腳步。

八田不情願的回頭,皺著眉看他。

“幹啥啊……”

 

“敢不敢跟我做一個男子漢之間的比賽?”

八田一想,反正這是外面,猴子又不敢做什麼,於是勇敢的迎戰了。

“切,來就來啊!誰怕誰!”

 

 

——喜聞樂見的被騙了的分割線w——

“呼……”

八田坐在竹制的椅子上,腰間只圍了一塊浴巾,雙手撐著膝蓋,全身因為高溫而被汗水浸濕,小麥色的肌膚被蒸的發紅,雖然如此,但是八田仍然咬著牙堅持著。

混蛋猴子,居然說要比誰在桑拿間堅持的久!熱死了!不行……不能輸給死猴子!

“喂喂misaki~不會是堅持不住了吧?”

帶著調笑的語氣從耳邊傳來,八田咬咬牙,

“閉嘴!我一定會贏的!!誰要輸給你個猴子啊!”

雖然這麼說著,可是身體被烘烤的幾乎沒力氣,八田一眨眼,一顆汗珠流進了他的眼睛。

“唔……”眼睛一陣刺痛,含著鹽分的汗水流進眼睛裡可不是什麼好受的事情,八田閉上了眼睛 。

耳邊似乎傳來一聲不滿的咂嘴聲,接著八田就感覺自己被人抱了起來,抱著他的手涼涼的,根本不像是在桑拿間蒸久了的人,八田被伏見抱過去放在大腿上,腰間只圍著一塊剛好遮住屁股的浴巾,所以八田感覺自己光裸著的臀部接觸到了冰涼涼的東西。

是伏見的大腿。

八田閉著眼睛,熟練的摟住伏見的脖子,不讓自己掉下去。順便咬牙切齒的怒吼。

“混蛋猿比古!!!居然作弊!!” 

伏見的體溫異常的低,即使在如同蒸籠的蒸拿房裡,他的皮膚還是冷冰冰的,明顯是用了‘力量’作弊。

  伏見一手扶著八田的腰,一邊捏住八田的下巴親了上去。

  伏見的舌頭熟練的鑽進八田的嘴裡,找到軟滑的舌頭與之糾纏,發出曖昧的水聲,分分合合的唇瓣間留下晶亮的銀絲。

八田一邊被親吻著,一邊用手去推伏見,“有…唔…人……”

離開八田的口腔,伏見的舌頭伴隨著濕熱的吻順著八田的嘴角一直滑過脖頸,乳尖,小腹,引起一陣欲望的星星之火。八田難耐的發出悶哼,但是眼睛依舊睜不開,只能感受著酥麻的感覺一直順著身體下滑,順利的讓原本就灼熱的皮膚更加滾燙。

“猿……比古……”

“美咲,熱嗎?”

伏見一開口,八田就覺得自己似乎要被蒸熟了,而伏見身上的低溫正好可以緩解八田身上灼熱的高溫,八田迷糊地點了點頭,然後低頭蹭著伏見冰涼的皮膚。

伏見悶哼了一聲隔著浴巾輕輕捏了一下八田的臀瓣,八田也不管伏見怎麼對自己動手,腦子裡只有使勁往伏見身上靠這件事。

好熱……………………………

八田的臉貼在伏見的頸側,稍微動一下就能把臉上的汗水全都蹭在伏見的脖子上。

伏見慢慢的把手伸到八田只隔著一層浴巾的下半身,八田的腿間由於悶熱滲出了許多濕熱的汗水,伏見不急不慢的將手覆蓋在八田的大腿根,色情的揉撚著。八田渾身一顫,頭還是懶懶的搭在伏見的肩上,但是大腿已經開始微微的顫抖。

“呐…美咲……你有反應了。”

耳邊響起那個人的嗓音,八田身下半勃起的性器已經完全勃起,只能遮住屁股的浴巾根本遮不住,挺翹的性器頂著伏見的小腹,上下磨蹭著,尖端滲出的液體和伏見小腹上的汗水融合在一起流下,然後被桑拿房的高溫蒸發。

伏見一手環著八田的腰一邊把另一隻手從八田的股縫間伸進去,指尖接觸到被皺褶包圍的後穴,輕輕的刺戳起來,由於汗液的潤滑,加上八田的後穴一碰到伏見的手指就開始收縮,所以伏見很順利的開擴了八田的後穴,不一會兒八田的後穴就流出了濕噠噠的液體,沾滿了伏見的大腿。

伏見把三根手指從八田的後穴抽出來,抱著八田讓他的後穴對準也早已勃發的欲望,由於兩個人第一次嘗試這種姿勢,加上伏見的欲望一下子頂到了最深處,八田疼的幾乎尖叫,腳趾因為疼痛蜷縮起來,他死死的抓撓著伏見的背留下幾條紅紅的抓痕,才沒讓自己丟臉的出聲。

被死猴子插的叫出來這種事情,他才不會幹。

伏見的背後被八田抓的火辣辣的,但他專注地扶著八田的腰讓他適應,並沒有在意。

顯然似乎很有經驗的八田很快適應了,並且十分配合的開始扭腰,儘管他並不認為扭腰這個動作多麼適合他,但插在後穴的那根巨大讓他覺得十分不爽,從剛才開始就沒有動彈一份,猿比古是在逼他主動。

 

到底什麼時候起他們是這種關係了?

 

那天猿比古對自己說要退出吠舞羅的時候,八田其實比起憤怒更感到有些驚奇,所以他只是稍微做出驚訝的表情然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公務員還是挺適合你的嘛,猿。

他這樣說道,看不清伏見的表情。

 

伏見似乎沒料到八田會這麼冷靜,他稍微定了定神,“美咲,你只要看著我一個人就好了。”

之後八田的反應更是出乎意料,八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眼睛只有一雙啦。……都說了別叫我後面的名字,不過我們可以經常聯繫……”接著越來越小聲,伏見都可以看見八田低下頭露出的微紅的耳尖。

不對,不是的,八田應該憤怒的,應該是怨恨自己的,而不是現在這樣。

“美咲,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

更意外的是八田猛地抬起頭,直視著伏見,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要跟你說一件事…”

伏見皺了皺眉,對八田回避他的問題這件事感到有些不滿。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八田盯著伏見的眼睛,

“我有了喜歡的人了。”

八田說完好像松了一口氣似的,一下子變得放鬆了起來。

伏見卻感到心下一涼,刺骨的寒風鑽進他打滿了補丁的心,眼前八田的笑臉好像變得不真實起來。

原來是這樣嗎…原來是這樣……因為有了喜歡的人,所以變得不再在意他人的事情了嗎。

到底是什麼時候八田喜歡上別的女人了,明明自己一直都在看著他。

伏見強裝鎮定的後退了幾步,扶著後面的牆。

“是嗎,既然八田你有了喜歡的人,就去告白吧。”

八田眼睛一亮,他眨著眼睛看著伏見,“可以嗎,你說我會成功嗎?畢竟這種事情是第一次,我沒什麼把握啊!”

伏見別過頭,不去看八田眼睛裡閃爍的光,“一定可以的,雖然美咲是笨蛋,但是還是很帥氣的,女孩子一定會喜歡的。”

說著不屬於自己風格的、違心的話語,伏見捏緊了拳頭,忍住了想往八田臉上來一拳的衝動。

明明最喜歡你的人站在你的面前,為什麼還要說出那麼殘忍的事情呢。

 

“畢竟是第一次啊!我要勇敢點!那我去告白了!……猴子你臉色很差?要休息嗎?”

八田果然是一個笨蛋。

伏見心裡默念,但是卻對這他搖了搖頭,“我沒事,你快去吧。”

“哦……!好……”

八田後退了幾步,深吸了一口氣。

“………………美咲,你怎麼還不去告白。”

看著八田的動作伏見心裡浮現出一個可怕的、不可能的猜想。

八田看著伏見,頓了頓,一字一句認真的仿佛在念課本。

“猿比古,我喜歡你……等等你哭什麼啊?!”

 

大概是從那天開始,兩個人的關係就發生了改變。

可以說是開始交往了吧。

 

自從第一次之後伏見就越來越熱衷於在床上把八田折磨的死去活來,即使是在外面也能讓他找到一些不可思議的隱秘的地方空出來給兩個人纏綿的空間。

 

八田輕微的歎了一口氣,誰讓是自己先說出來的,而且做那種事情也挺舒服的…嘛,算了。

由他去吧。

只要在一起的話,什麼都沒關係了。

 

评论
热度(21)
© 炸喷泉小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